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路幽静的博客

本人博客中的所有【原创】作品,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日志

 
 

【原创】本人过去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4)  

2010-12-16 14:06:20|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妈的梦想之旅》

                                作者:小路幽静

那一年,我8岁,老妈一手领着我,一手提着她那厚厚的一摞宝贝书稿,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我们的家。周围人都说老妈傻,放弃了两室一厅的住房不说,还把买房欠下的债替父亲还清,既而自己两手空空扫地出门。倘若离婚都像老妈这么个离法,那天底下的男同胞们岂不乐得屁颠屁颠的。

从此,父亲在我的生活中永远消失。他从不来看我,也不给我一分钱的抚养费,我幼小的心灵开始埋下了恨的种子:“一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管不问的人,是不配做父亲的。”

不久,我有了一个继父,我对这个继父即无好感亦无恶意。凭心而论,继父一开始对我和老妈简直好的了得。每每我放学走进家门,看到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或是看到老妈笑意舒展的脸,一股暖流顿时从心底升起。我终于开口叫“爸”,我希望他和老妈能够永远相亲相爱。

然而好景不长,继父因为生意上的不顺脾气一路见长,易爆易怒,而一向受不得半点委屈的母亲则反唇相讥寸步不让。他们的争吵由开始的断断续续升级到后来的无休无止。两人彼此埋怨指责,继父往往控诉加声讨恶语毒箭:“我他妈的这辈子全都毁在你手里,你这个自私、任性、狼心狗肺的女人,你从来就看不起我,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你过去的那些笑脸都哪儿去了?你怎么不说话?你这分明是用沉默来鄙视我。我知道你后悔跟他离婚了,你肯定是后悔跟他离婚了。你他妈的回去找他去呀,他不是一直在等着你吗——”

“你究竟想干什么?整天胡搅蛮缠无中生有,简直不可理喻、过分之极------”

后来,或许是他们吵累了,居然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彼此小心翼翼的。因为那时候我马上就要中考了,他们显然都在竭力克制着自己。然而这种克制终归有限,他们就像近在咫尺的两根导火线,随时皆可能碰撞爆破。末了,他们再一次双双失去理智,而我在他们再次燃起的这场硝烟战火中濒临崩溃,我怒吼着冲向他们,眼泪潸然而下:“你们到底还让不让我学习?究竟要吵到什么时候才是头?”

“已经到头了。”继父有气无力地说。

“不会再吵了,永远不会再吵了。”母亲痛心疾首。

他们分手的时候格外平静,那一刻他们仿佛在骤然间都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只是木已成舟,悔之晚矣!

“我知道在气头上说了太多伤害你的话,你能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吗?”继父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我已经给过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我总想咱俩走到一起不容易,可你每一次都故态复萌。咱俩就好比针尖对麦芒尖对尖,这种无休无止的争吵埋怨太没意思太累人了。”

“我只想让你对我好点。”

“可我究竟那点对你不好呢?”

“你心里没有我,只有你女儿——“

“好了,就此打住。一直以来,你跟我吵闹的根源无非是嫉妒我对女儿的爱,你可知这恰恰是你最愚蠢的地方。什么也别说了,一切全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家里恢复了少有的宁静,我顺利地考上了高中。我和老妈生活在快乐自在的两点一线中。我上学,回家写作业,温习功课;老妈则上班,回家做饭,忙里偷闲写小说。我们母女情深无拘无束,常常没大没小开玩笑。我或喊她姐姐,或喊她大婶,抑或直呼大名。老妈则动辄叫我小妖精、鬼丫头。有时,当我穿着老妈给我买的新衣服在屋里扭腰摆臀走猫步亮pose,既而面对镜子里那个亭亭玉立、灿若桃花的美少女,不禁自我陶醉:“帅,简直太帅了。”

再瞧老妈的嘴,早已撇到腮帮里:“小妖精,看你那臭美样,光外表美有什么用?内秀如竹才更具魅力。拜托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否则你只是徒有其表,就像橱窗里的模特,整个一空壳架子。”

我发出了一个近似“切”的轻视音符,然后重拳出击:“水桶怎么能与婀娜多姿的柳枝一比高下?凋谢的花又怎么能与妖艳的芙蓉相提并论?今天的葡萄好酸啊!”

“天哪,今天的牛怎么全都死光光了?”

我和老妈捧腹大笑。

虽然老妈用她柔嫩的肩膀为我撑起了一片天,可我仍然会在不经意间心生遗憾:倘若再有父亲的疼爱岂不锦上添花!于是关于老妈为什么跟父亲离婚的问题常常萦绕在我的脑际。我期待着老妈能主动坦白交代,但老妈始终闭口不谈。是她刻意掩饰自己的伤痛?还是舍不得让我承受丝毫的痛苦呢?抑或是她压根不敢承认自己的挫折和失败呢?而其实我已经不想看见一个貌似坚强、完美无缺的母亲了。也许母亲不曾意识到,那个她极尽呵护宠爱的娇娇女业已长大懂事了,并且很想为她分忧解痛,甚至为她撑起一片天啊!

一个节日的晚上,我蹑手蹑脚走进老妈的房间,老妈在灯下掩卷沉思的专注神情使我眼前霍然一亮:我看到了一种超凡脱俗的美,甚至往日被我戏弄的那些皱纹都在熠熠生辉。谁能说那不是岁月留下的美丽痕迹呢?此时此刻,我方知何为内秀如竹,那是一个可以让女人拥有一辈子保持不会人老珠黄的魅力所在。

“妈,你在想什么?”

“嗯,”老妈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的目光静静地落在我的脸上,“我突然想起了许多往事,你看岁月流逝的脚步是多么匆忙,一去永不复返了无痕迹,但时间的划痕分明一点一滴刻在你的脸上,而曾经与你那么亲近的人和事却随风而去,并且越飘越远------”

“你是后悔?还是遗憾?”

“不,我不后悔,我只是感叹命运的无常,遗憾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好在你健健康康地长大了,你开朗、豁达、单纯,惹人喜爱,我觉得我或许可以松口气了,或许可以不必在你面前扮演坚强母亲的完美角色了。其实我这一生错失太多,我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坚强,我有时候也很软弱,甚至很怯懦。虽然你从来没有开口问过我,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疑问,现在,我总算可以告诉你一切了。”

“是不是我的生父对你不好?”

“恰恰相反,他对我很好。他每月发的工资总是在第一时间一分不少交给我,每次出差回来都忘不了给咱俩买一大堆好吃的,我加班晚了他的电话一准会打到单位——”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婚呢?”

“那时候我看不见他的这些好,嫌他窝囊没本事挣大钱。我不甘心就此听天由命地过一辈子,因为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全变了,变得万般皆下品,唯有挣钱高。我鼓动他下海做生意,他不肯,我只好自己跳下去了。于是我又遇上了他——”

“他有哪一点好?你为了他不惜毁了家,让我失去父爱------”

“我原以为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家,让你重新拥有一个父亲,一个即爱你又能给你一切的父亲。因为我不想让你尝到像我小时候那种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种失望的滋味,我想让你成为一个人人羡慕的小公主。再说我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其实他是我的初恋,我在下乡的时候就和他相爱过。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些年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你’,我感动的一塌糊涂。”

“于是你便不顾一切了,结果怎么样?自食其果!”

“没错,是自食其果,可我并不后悔,我们毕竟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而那份爱,曾经深深温暖过我的生命历程,曾经让我有过那么多的幸福和快乐,当然也伴着那么多的痛苦和眼泪。因为从来没有谁是故意要变心的啊,爱的时候是真的爱,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不爱。无论是爱还是不爱,都是没办法假装的。你总是爱他的优点,爱那个按照你心目中的愿望塑造出来的完美的神;你总是不爱他的缺点,是那个芸芸众生里普普通通生活的真实的人。而神之所以没有缺点皆因为它不是人,但只要是人都会有缺点。当你非要把他与你心目中的神一遍遍相比,又怎能不一次次地失望之极呢?和他分手的时候我很痛苦,我又怎能不痛苦呢?想长久以来我总是徘徊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虽然我早已过了做梦的年龄,可我还是没办法让自己不做梦。难道不是吗?正是那些或许我们至死也无法实现的梦想,才使明天永具魅力,才使我们有了诸多快乐的理由。《飘》的主人公郝思嘉在无奈的困境中惯用的法子就是一切等到明天,‘毕竟,明天就是另外的一天呢。’”

“老妈,我已经有点猜到了,在你这部永远也写不完的大作里,是不是能看到另外一个郝思嘉和白瑞德呢?”

“知音,老妈的知音啊!”

老妈夸张地展开双臂要拥抱我,我故作受惊状往后退:“别介,我可当不了你的知音,也无兴趣欣赏你的大作,我喜欢的是青春偶像校园小说。”

“鬼丫头,太不给面子了,你就不想了解一下你妈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有着怎样的生活和爱情吗?”

“非常想了解,只是你写的太大部头了,实在没工夫看。再说你不是还没有写完吗?我看照你这么老牛拉破车似的写作速度,恐怕此恨绵绵无绝期了。”

“那能无绝期呢?慢慢等着吧,我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写完呢。”

“等到七老八十吧,当中国的摩西奶奶吧!”

“我就是中国的摩西奶奶,不信你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天哪------”

我做出掏心挖肺的呕吐状,活生生晕倒在老妈的怀里。

 

(备注:本文借女儿的口吻叙述,文中的“老妈”则是作者本人。写于2005年初春)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