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路幽静的博客

本人博客中的所有【原创】作品,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日志

 
 

【原创】《网恋遗梦》连载(13)  

2011-04-08 15:42:4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十月流浪兔自叙故事之一:

人们常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不坏,所以我至今没人爱。我属于那种既不坏又老实到家型的,恋爱不知谈了多少,人财两空,全部抛锚。

记得上高中那一年,我偷偷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女同学,上高二的时候,老师调座位居然很神奇地把我和那个女同学调成了同桌,我兴奋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正赶上“文革”,大学不招生,工厂不招工,毛主席一声令下,我们打起背包上山下乡。我和那个女同学下在了同一个生产队,她长得娇小玲珑,那么累的农活够她受的,我就尽量帮她干体力活,但是我从来不敢开口告诉她我的心事。一晃几年过去了,由于我任劳任怨踏实肯干,当了先进知青,入了党,还被推荐去上大学,那时候叫工农兵大学生,特光荣。可是在临走之前,我始终也鼓不起勇气向女同学表达爱意。

三年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原籍,被分配到工商局当了一名普通干事,做一些文字档案工作,在那个年代,找对象除了靠人介绍别无他法。但偏爱当红娘的大姐姨婶们在我们单位凤毛麟角,再加上我这人少言寡语不善与人交往,所以几乎没什么人给我介绍对象。我父亲死的早,母亲是个没文化的家庭妇女,唯一的姐姐又远嫁外地,后来母亲也过去与姐姐一同生活,顺便帮姐姐照顾孩子。所以我这个孤家寡人简直没人过问了。

在我三十一岁那年,办公室的同事终于破天荒且小心翼翼地问起了我的个人问题:“小宋,咱们档案室从里到外就咱两个人,你不爱说话,我也不爱吭声,人家都说档案室那俩闷葫芦天生就是管档案的料。单位就只有我知道你是未婚,我一直为你保着密,要不然他们不定在背地里怎么编排你呐。”

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谢他还是该怨他。又一想,人家守口如瓶也是对的,总比让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好。于是,我鼓起了极大勇气对他说:“你能帮我介绍一个对象吗?”他想了一下说:“我回去问问孩子她妈,看她们单位有没有合适的。”

几天以后,他果然给我带来了好消息,说他小姨子还没有对象,年龄也已经二十九。我一听高兴的要命,单看年龄怎么就这么合适啊,这真是天赐良缘啊!说好去他家见面,当然不能空手去,我买了些点心和水果到了他家。我喊了女主人一声大姐,大姐连连答应着,眉开眼笑地看着我放在桌子上的礼品,说了一大通客气话。过了一会,只见门口进来了一个老妇和一个年轻姑娘,大姐喊老妇妈,介绍年轻姑娘叫小英。小英长得端庄秀气,比我当初暗恋的那个女同学还要好看。我们双方都挺满意,几乎没费什么周折,事情顺利的简直出人意料。小英也是话不多,我们在一起经常是谁也不说话,就那么长久地沉默着。‘沉默是金’,沉默就沉默,只要小英不嫌我少言寡语就成。可是后来,这种‘沉默是金’越来越让我感到窒息,因为我好不容易找出一些话题来说的时候,小英总是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我,不,是那种似看非看似听非听略显呆滞的眼神。当我问她话的时候,她不是答非所问,就是说一些没有任何意思的话,常常搞得我一头雾水。唉,一头雾水就一头雾水吧,再怎么着也比一个人孤掌难鸣形影相吊强的多吧!

在大姐的热心张罗下,我和小英的事很快有了眉目,先是我请小英家的亲戚在饭店吃了订婚宴,而后就商量了婚期。未来的丈母娘和蔼可亲通情达理,再三嘱咐我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我给远在外地的母亲报喜,告诉她三个月以后回来为我主婚。我把家里的老房子用白石灰粉刷了一遍,将这几年攒的钱统统拿了出来,人家不开口要东西是人家觉悟高,咱也不能不自觉。我花了两百多块给小英买了一块进口手表,我忘了那手表的牌子了。小英果然不是贪财的小市民,她对这块当时来说极为稀罕的进口手表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满不在乎地把食指穿进表链里转圆圈玩。倒是未来的丈母娘和大姨子喜形于色,未来的丈母娘赶紧上去夺过手表说:“你这孩子,这么贵的手表,千万不敢摔坏了。我给你先收起来,结婚那天再给你戴上。”

接下来就是买木料做家具,大姨子还托人买来了一台当时最为时髦的双卡录音机和一辆名牌自行车,当然我是铁定的付款人喽。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我忙得不亦乐乎,连上公厕都是一路小跑快马加鞭(你应该知道的,那个时候的居民房里都没有卫生间)。

做家具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大立柜、梳妆台、高低柜、写字台、三人沙发、双人床一应俱全,虽然不足四十八条腿,也有三十八条腿了。女方家的亲朋好友十二万分的满意,唯有小英无动于衷泰然处之,每每令我七上八下不知所云。有天晚上,小英突然独自来到我家,之前我俩每次约会都是在小英家,小英是个非常听话的女儿,母亲的话就是圣旨,可谓言听计从。小英还特别喜欢安静,不爱出门,我们往往静静地坐在她的房间里听收音机,或是看书和杂志,丈母娘高一声低一声的咳嗽声时不时从隔壁房间传来,仿佛在提醒我不可轻举妄动。而这次丈母娘破天荒格外开恩,竟让小英独自一人来我家看家具。我想还有一个多月就该和小英领证结婚了,我应该可以大胆地和她拥抱亲嘴了。一旦有了这种冲动,我整个人紧张的面红耳赤,反而怎么也不敢上前了。后来,当我终于鼓起勇气上前一把抱住小英的时候,小英声嘶力竭地尖叫一声推开我,她的力气大得出奇,推得我打了个趔趄坐在地上。再看小英,直奔门口冲进漆黑的夜色中……

  评论这张
 
阅读(1355)|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