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路幽静的博客

本人博客中的所有【原创】作品,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日志

 
 

【原创】《网恋遗梦》连载(27)  

2011-07-15 16:06:1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

赵哥的“交代材料”:

我们实验室研制的产品都是飞机上的重要部件,人命关天不可有半点马虎,我们必须不厌其烦地对各项性能做反复的试验,确保万无一失。那时候的研制任务非常繁重,这一项还没忙完,下几项早就在后面排队候着呐。我是重点型号主管技术的负责人,只要做试验我就得亲力亲为寸步不离,以至后来我不得不驻扎在实验室,往往好几天都不着家。而这时徐颖却像变了一个人,她对我拼命工作的态度由消极怠慢改为积极支持,她不但把做好的饭菜给我送到实验室,有时晚上还做好夜宵让小肖给我送来。我虽然工作十分辛苦,但精神头却特别大,心情也特别好。几个月以后,重点型号任务圆满完成告一段落,领导特别给了我几天假期,我决定利用这几天假期好好犒劳我贤惠的妻子。我每天一大早起来做早饭,然后把洗漱的用具准备停当,这才把熟睡的妻子和女儿叫醒;到了中午,我把丰盛的午餐摆在饭桌上,好等她们一走进家门就能端起碗吃饭;我什么都不让她动手,像仆人伺候公主一般殷勤周到。到了晚上,我早早上床躺在被窝里,那时候的冬天不知为什么特别冷,虽然屋里生着烤火炉,可被窝里还是冰冷的可以。我用自己温暖的身体把冰冷的被窝一点点暖热,我热切渴望着徐颖赶快钻进来扑进我的怀里,然而徐颖却迟迟不见人影。我等不及了,披上衣服起来走进娇娇的房间,原来徐颖不在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看着娇娇熟睡的可爱模样,我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一亲不要紧,我竟看见娇娇的眼角流出了眼泪。

“爸爸!”娇娇一把抱住我,“我想跟妈妈,我也想跟爸爸……”

“娇娇,你这是怎么了?做恶梦了是不是?”

“爸爸,我没有做噩梦,你天天不回家,是妈妈说的,她要和你分开了,你们以后不在一起了,妈妈说要带我走。”

“没有的事,爸爸前一阵儿工作忙,顾不上回家,现在爸爸不是回来了吗?爸爸和妈妈怎么会分开呢?你妈是逗你玩呐。”

“真的?爸爸不许骗人!”

“爸爸不骗人,爸爸向你保证!乖乖地睡觉啊,明天还要上学呐。”

我给娇娇盖好被子,我突然意识到家里将要发生惊天动地的大地震了。我穿好衣服起来,坐在椅子上等徐颖回来。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啊,眼睁睁地看着挂钟的指针一点点的转动,一小时就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等到了徐颖回来,我装着若无其事地看着她,我在静观其变,等着她开口,看她说些什么!

“我……我们离婚吧!”

“理由?”

“我不爱你了。”

“是移情别恋另有所爱?他是谁?”

“小肖。”

“我明白了。我同意离婚,但娇娇必须跟我。”

我看着她打开柜子,把她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放到旅行包里。

“这么晚了,等到明天不行吗?”

“他在外面等我。”

她提着旅行包,走到娇娇房门口停顿了一下,抬起手准备推门进去,但她抬起的手抖动了一下又缩了回来。只见她猛地把头扭到一边,毅然决然走出家门。

那是一个坠入黑暗深渊的不眠之夜,我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呆坐着,任伤心绝望的泪水流出眼眶。爱的太深,才会痛的太深,该付出的都付出了,全心努力的去把握过,曾为了她不顾一切,曾试图给她想要的一切,也曾试图为她而死……但这就是她的回报!女人啊女人,你的名字叫无情无义加残忍!我感到自己的心血正在一点一滴的滴干,甚至滴的心血全无。我以为自己已经死过去了,但不知为什么却感到头顶上有动静。原来是娇娇用她的布娃娃在敲我的头。

“爸爸,你怎么了?为什么趴在这里一动不动?为什么眼里都是水?把脸都弄湿了。”

我一把抱住娇娇:“宝贝,我爱的人走了,以后没有人爱我了。”

娇娇咯咯笑起来:“以前你叫她宝贝她叫你宝贝,现在我是你的宝贝了。我知道你爱的宝贝走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你们说的话我全听见了。给你布娃娃,以后你做我的宝贝孩子,我不爱布娃娃了,只爱你一个人。宝贝,不许哭,躺倒床上去吧,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娇娇用小手拉着我走到床边,我躺在床上还是一动不动。娇娇学着我以前哄她的样子将小脸贴在我的额头:“宝贝好像生病了,头不烫啊,我去给宝贝倒杯水,喂你吃饼干。”

娇娇把饼干放进我的嘴里,我吃了一口坐起来,又喝了一口娇娇送到我嘴边的水。“宝贝,你去上学吧,我没事!”

“那你在家要听话哦,自己喝水吃饼干,哪儿也不许去,乖乖地等我回来给你做饭吃。”

我听见娇娇关门的声音,我想从床上下来却浑身无力眼前发黑,我除了躺在床上已经什么也做不了。我把头埋在枕头里,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在黑暗中让自己麻木不仁忘记一切!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把我唤醒:“宝贝,开门啊,我放学了。”

我撑着瘫软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去开门,娇娇看着眼窝深陷斑斑泪痕的我,板着脸说:“宝贝不乖,脸这么脏,先去洗脸,我马上喂你吃饼干哦。”

娇娇拿来湿毛巾给我擦脸,我听话地任她在我的脸上来回擦拭,听话地吃她喂到我嘴里的饼干。我记得当时好像把一大包饼干全都吃完了,然后我有了力气,我对娇娇说:“你的宝贝孩子需要你好好照顾他,你一定要保证永远也不能离开他哦。”

娇娇伸出小拇指勾住了我的小拇指:“宝贝,咱们拉钩,我保证永远也不离开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大坏蛋!”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