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路幽静的博客

本人博客中的所有【原创】作品,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日志

 
 

【原创】《网恋遗梦》连载(61)  

2012-05-07 16:39: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1)

虽然我喜欢宅在家里,不爱出远门,但其实还是挺喜欢坐火车的。从小到大,我总是晕汽车少晕火车的。而每当坐在火车上,我总会有一种踏实和亲切的感觉。火车在大地上行走,置身于城市、乡村、山川、河流、旷野的怀抱之中,生活的画卷在一米宽的车窗外徐徐展开,伸手可及。一切是那么清晰、真实、平淡和亲切。在这个自由的时空里,你可以暂时割断各种俗务的纠缠、羁绊。你可坐,可卧,可立,可走,可餐,可饮,可以闭目养神,可以伏窗远望,可以展卷阅读……如果你换一种思维,就会发现坐火车其实是旅行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是一段非常美妙的过程。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读书行路的最佳结合方式该属坐火车了,坐在火车上,道路从你脚下一步步展开,窗外的风霜雨雪、晨晖夕照时时转换,而坐火车观赏风光就是对全书目录梗概的综观和总揽。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那么坐火车刚好使你与外面世界有了一个最合适的距离。列车飞驰,车内相对静止,窗外车移景换,稍纵即逝。两个世界,既近又远,既真实又朦胧。听着火车有节奏的运行,极有韵律,更重要的是,坐在车上可以很好的去想,就像齐秦唱的“火车快开”那种心境.。看窗外不停后退的景物,听车轮与轨道间隙撞击声的节奏,不由自主浮想联翩……那感觉真的很好!

应该感谢玉容,让我又一次重温坐火车的美妙感觉,让我可以暂时换一个角度换一种眼光和心态去体验生活!

仿佛只是看了一本书睡了一会儿觉的功夫,车窗外就已经天光大亮了。我和玉容从卧铺上爬起来,贪恋地伏窗远望飞驰而过的景物……还没有等我们看够,太原车站已经近在眼前了。

我和玉容随着人流下了火车出了站台,在站台出口处有许多接站的人,我和玉容没有东张西望,我们已经说好用手机联系。玉容刚从包里掏出手机,手机就响了起来。手机接通以后,一个中等身材的陌生男人一边通电话一边向我们站立的地方走过来。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和照片上的兔子哥不太像啊?

他伸出手要接我和玉容手里各自提的一个大包,我没松手,玉容看了我一眼,松开的手又抓住了。

我顾不得周围人来人往,要知道往往人越多的地方越安全,必须搞清他的身份才能跟他走,否则,我和玉容就羊入虎口了。

我看着他问道:“你真是兔子哥吗?请问您的姓名和工作单位?”

他笑着挠了一下头说:“我就是网上的十月流浪兔,我叫宋健,在太原工商局工作。是不是我的照片和本人不是很像?”

我说:“就是不太像啊。”

他掏出了身份证递给我,我先看了一下身份证上的照片,又看了他一眼,这回看着有点像了。我又从包里掏出我的小记事本,我已经把兔子哥在网上发的所有信息全部记在了里面,姓名、性别、民族、地址、身份证号一字不差完全吻合。接着玉容拿在手里看,她看完后把身份证还给了兔子哥,然后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

我笑着说:“我的身份证还需要看吗?”

兔子哥说:“不用了,你肯定是小路牛妹对不对?”

 “没错,不过我还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可别嫌我啰嗦哦。”

“问吧,女福尔摩斯,果然跟网上的那个小路一模一样,很有警惕性!”

“本来就是网上那个小路,不一模一样才怪。我曾经让你看过我写的一篇文章,请说出那篇文章的标题。”

“老妈的梦想之旅。”

“你当年谈了一个对象,有精神病,她叫什么名字?”

“小英。”

玉容抿着嘴笑,然后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路姐,你打住吧。”

我当然得打住了,我总不能再问他的那个初恋情人和那个为她而死的杏雨梨云吧,我又不是二百五,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可是兔子哥最伤心的前尘往事啊,我是绝不会提的,善解人意的玉容多虑了。

兔子哥憨厚地笑着,一左一右从我和玉容手里接过了两个大包:“走吧,坐了一夜的火车,肯定是又饿又累的,咱们先去吃个饭,然后直接去我家。”

我们紧紧跟着兔子哥,他带着我们走到车站不远的一家大饭店门口,我记得那家饭店好像叫“晋阳饭店”,我和玉容站住不走了。

玉容说:“找个干净的小饭店随便吃点就行了,大饭店太宰人了。”

我说:“就是的,何必花那冤枉钱,再说我们坐了一晚上的火车,也没什么胃口,吃点清淡的就成。”

兔子哥看着我俩,说:“进去吧,都到门口了,你们大老远来,我得好好招待一下,略表寸心。”

我说:“行了行了,有你略表寸心的时候,等到了你家,你多买点好东西回来,我和玉容都是做饭的高手,咱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既干净卫生又省钱,还吃的好吃的放心。”

玉容附和着说:“咱们就去吃刀削面,吃你们山西太原最有名的面食。”

于是兔子哥带我们走进了一家干净的刀削面馆,兔子哥要了三碗牛肉刀削面,从我们坐着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制作削面的过程。只见削面的师傅右手横刀,左手把面,掀开热气腾腾的锅盖,开始削起来。那么笨重的大面团,在轻刀的飞舞下,削下的面条如小鱼儿翻滚入锅……

我和玉容都看呆了,这刀削面的功夫可真是天下一绝啊!只听兔子哥说:“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

我大声说:“好一个‘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太形象了!这诗是你写的?”

兔子哥摇头大笑:“我哪有这水平啊,这是在民间流传已久的描写刀削面的打油诗。”

玉容问:“兔子哥,你们山西刀削面的来历一定有一段故事吧?”

兔子哥说:“当然有故事。”

我迫不及待地说:“那你快给我们讲讲吧。”

兔子哥正要开口,服务员用托盘端着三碗面汤送过来:“面汤先晾着,刀削面一会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